德莱弗斯案

编辑:开花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2 07:50:33
编辑 锁定
阿尔弗雷德·德莱弗斯(AlfredDreyfus1859-1935),法国炮兵军官,法国历史上著名冤案“德莱弗斯案件”的受害者。身为犹太人的德莱弗斯在1894年12月22日被军事法庭判决为间谍罪,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反犹太运动浪潮。此后12年,法国社会也陷入一片骚乱之中。
中文名
阿尔弗雷德·德莱弗斯
外文名
AlfredDreyfus
民    族
犹太人
出生日期
1859年
逝世日期
1935年
职    业
法国炮兵军官

德莱弗斯案事件简介

编辑
十九世纪末,在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发生了一起震撼全国、轰动世界的大冤案~德雷福斯案件。被告德雷福斯于1894年蒙冤后,过了十二年,也就是到1906年才获得彻底平反。其间,许多坚持真理、仗义执言的人士受到株连,遭到种种迫害。法国反动当局出于不可告人的动机,长期知错不纠,甚至不惜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掩盖真相,终于激怒了人民,使一起冤案发展成为一场声势浩大的要求重审此案的社会运动。当一时法国从上到下,包括政府、军队、教会、报界、政党、团体,几乎都分裂成为赞成重审和反对重审的两派,斗争异常激烈:故友之间争论反目;有的夫妇因之离婚;即便是家人亲友团聚一桌,只要谈及此案,也会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扭打起来,闹得不可开交。整个法国陷入一场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危机。要求重审此案的运动三起三落,最后才以德雷福斯恢复名誉而告结束。此案几经曲折的发展过程,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民主和法制的虚伪性,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法国人民敢于同反动势力斗争到底的大无畏精神。[1] 

德莱弗斯案过程

编辑

德莱弗斯案人物概述及生平

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于1 859年1 O月生于阿尔萨斯省米卢兹一个富有的犹太资产阶级家庭。其父为当地纺织业巨子。德雷福斯家族定居阿尔萨斯已有几百年。
普法战争后,根据1871年《法兰克福条约》,阿尔萨斯割让给德国,但居民可以选择法国国籍,条件是必须离开阿尔萨斯。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的父亲决定本人及其未成年子女都选择法国籍,从而离开了世代居住的阿尔萨斯。留下长予雅克·德雷福斯在当地照看家业。
年轻的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立志从戎。他于1878年考入军工系统的高等理工学校;1880年毕业后在枫丹白露实习军校任少尉;1882年实习期满,提升为中尉,调驻蒙斯第三十一炮兵团,翌年又调驻巴黎第一骑兵师的炮兵连;1889年9月晋升为上尉,并调到布尔日中央军事信号学校任职;l890年考人军事学院;1892年以全校第九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按照优秀生选送参谋部的惯例,他被选派到陆军总参谋部实习。实习表现良好,曾得剑陆军总参谋长布瓦代弗尔的好评。

德莱弗斯案背景

1870年普法战争后,法、德之间的间谍与反问谍活动一直没有间断过。十年代初,法国陆军总参谋部反间谍部门发现一系列机密文件被窃取,军事地图、新炸药性能说明书、法国的动员计划、1892年俄法军事同盟签订后法国准备同俄国进行合作的计划等,先后不翼而飞。种种迹象引起法方对德国驻巴黎武官施瓦茨考本的怀疑。于是,有关部门便加强了针对此人的反间谍措施。

德莱弗斯案事件起因

法国情报部门1894年9月在德驻巴黎大使馆的废纸中发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便笺。这封信是寄给德国武官施瓦茨·考本的,便笺的内容是有关法国在德国边境掩护部队的情况和一些军事机密。
德莱弗斯案件的触发点就是这封便笺:
描写剥夺军衔的画 描写剥夺军衔的画
“未蒙召见,故特致函。谨奉上若干有用情报,清单如下:
L关于1 20炮的水压制动机及其操作使用(摘要);
2.关于陆军掩护部队的新计划(有若干变动)(摘要);
3.关于炮队队形的改变(摘要);
4.关于马达加斯加远征(摘要);
5.野战炮射击规程草案(1 894年3月1 4日),
……………………”
这封信很快转交到法国陆军总参谋部情报局反间谍处处长桑德尔上校的手里,桑德尔上校一向对陆军总参见习军官德莱弗斯上尉有看法,早在德莱弗斯刚进总参谋部时,他就曾正式表示抗议,认为让一个犹太人进入总参谋部,无疑是在危害国家的安全。于是他认为德莱弗斯就是泄密之人。
很快,德莱弗斯就以间谍罪和叛国罪被逮捕。

德莱弗斯案案件审理及经过

在开庭审判以前,军方请了几名字迹专家鉴定字迹。但专家们最后认为证据不足,不象是德莱弗斯的笔迹。可这时军方已骑虎难下,因为逮捕决定是陆军部长亲自做出的,为了维护军方的威信,只好将错就错。
审判于1894年12月19日开始,检察机关的惟一证据就是德莱弗斯上尉的笔迹和被透露的军事文件上的笔迹“有些相似”。但是在审判开始前,军方的高级领导人不停地向报界透露各种不实之词,一些平时很可靠的报纸也编造出大量谎言,在读者中败坏德莱弗斯的名声,巴黎报界对德莱弗斯的诬告已经铺天盖地。审判就这样在报界的强大压力下开始了。
审判第一天,德莱弗斯即已充分证明该文件与他无关。但此时,总参反间谍处的亨利少校已下定决心,不顾一切也要给德莱弗斯定罪。他在秘密审判中以其军官的荣誉发誓说“有一位无可指摘的人物说德莱弗斯是叛徒!”,并拒绝透露该人的姓名。
同时,法国军方为了给这个犹太军官定罪,为德莱弗斯编造了一份秘密档案。在档案中,他们捏造德莱弗斯的历史,篡改一些电文,然后提交给法庭。
于是,1894年12月,在人们高呼“杀死这个犹太人”的声浪中,法国军事法庭宣布德莱弗斯因泄漏军事机密给敌国而犯有叛国罪,开除其军籍并终身流放魔鬼岛。

德莱弗斯案追踪与平反

自德雷福斯被捕以后,军事情报仍不断走漏。l896年3月,法国情报部门截获了德国武官施瓦茨考本写给一名法国军官的一封尚未付邮的“蓝纸快信”。收信人是费迪南·沃尔申一埃斯特拉齐少校。内容虽系商务联系,但可看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法军反间谍处处长皮卡尔后来在查阅埃斯特拉齐的档案时,看见了他当年要求调往参谋部工作的申请,发现字迹与德雷福斯案件中那张便笺一模一样。皮卡尔是军队中少数信奉新教的军官之一,为人正直。他立即将这一发现向副总参谋长贡斯汇报,并敦促军队重审此案。1896年11月14日,皮卡尔被逐出参谋部,派到突尼斯边境去同阿拉伯人作战。他在突尼斯给共和国总统写了一封信,信封上注明:“万一本人去世,请交共和国总统,此件内容惟有他应该知悉。”在借回巴黎休假之机,他将信托付给挚友勒布卢瓦律师。
1897年11月16日,德莱弗斯之弟马第厄公开宣称埃斯特拉齐是真正的叛国者。1898年1月10日,军事法庭开始审理对埃斯特拉齐的控告。法官和陪审员们根据上面的旨意,宣布埃斯特拉齐无罪。整个法国震怒了。
就这样,一场由保皇主义者、教权主义者以及民族沙文主义者参加的反犹太运动开始了。而另一面,进步律师、记者和作家则在《震旦报》强烈呼吁,要求撤销对德莱弗斯的错误判决,以维护法律和人权的尊严。作家爱弥尔·左拉是德莱弗斯的一位重要的盟友。左拉在《震旦报》上发表了一封名为“我控诉!”的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信中点名指控那些将军们精心策划了对德莱弗斯的陷害,并指控军方释放了真正的叛国者埃斯特拉齐!在信的结尾,他向政府和军方挑战,问他们是否敢在法庭上控告他犯有诽谤罪。
《我控诉》原文与其作者左拉
《我控诉》原文与其作者左拉 (4张)
1898年2月,军方以“诽谤罪”对左拉提出公诉,左拉被判一年徒刑,罚款3000法郎
1899年6月,瓦尔德克—卢梭任总理。面对要求重审德雷福斯的浪潮,他提出一项折中办法:在维持原判的前提下,以总统名义宣布赦免德雷福斯。9月19日,德雷福斯获得自由
1906年7月12日,最高法院重审整个案件,撤消原判,宣布德雷福斯无罪。议会通过了政府关于恢复德雷福斯和皮卡尔在军队中名誉的议案。德雷福斯官复原职,并晋升为上校。受株连的皮卡尔也晋升为准将,并在克列蒙梭内阁中任陆军部长。只是在1902年逝世的左拉,再也看不到翻案这一天了。

德莱弗斯案后续与反思

编辑

德莱弗斯案民族主义色彩

军方的指控基于一张被撕碎的纸条,它被笔迹专家认定是德雷福斯的笔迹(即使如此,也有其他的笔迹专家不赞同这样的指认),然而在军事法庭上,出于反犹的偏见,它却成了惟一的定罪证据。其实,在法庭还没开审前,德雷福斯就已经被视为罪人了,庭审过程不过是按照预先的意图进行了一次有罪推定。所以,当法庭宣判后,全巴黎的新闻界,从右到左,“都异口同声地表示:赞同、安心、满足、喜乐——一种胜利、复仇、凶猛的喜悦”时,来自海峡对岸的伦敦《泰晤士报》发出了忧心忡忡的声音——能理解法国人高度的敏感,但对叛国这样的重罪来说,它愈是惹人憎恨,其证据与惩罚就愈需要得到公共正义的保障。这其中,公开性是重要的,同样,公开的辩护和交叉盘问证人也是重要的
德雷福斯获释后,参加左拉遗骸迁入“[1]  先贤祠”的仪式,一位所谓的爱国主义人士向他开枪,击伤了他。这已经是谋杀,但,新闻界评价他的行为居然是“英勇的袭击”,而且是“非常法国的姿态”。
德雷福斯案之所以成为冤案,乃是受到法兰西这个民族当时盛行的反犹情绪的影响,它不仅导致冤案发生,而且也使得该案在明知为冤案后依然长期得不到纠正。当冤案过去几年,事情真相渐渐明白时,围绕是否重审,法国人成立了两个同盟,一个是“人权同盟”,它主张重审德案,并宣誓保护受到危害和侵犯的人权。另外成立的一个组织则是“法兰西祖国同盟”,反对重审,主张国家利益至上,捍卫军方和国家政策。两个同盟针尖对麦芒,俨然是一次“国家”与“(个)人”观念上的大对决。但前者在一定意义上占话语优势,因为它打出的旗帜是爱国主义。然而,藏在这种爱国主义之后的却是极为狭隘的民族主义——“为了法国人的法国”

德莱弗斯案后续

104年后,法国总统希拉克在纪念左拉《我控诉》发表100周年时说,德雷福斯案“像犁的刀口般分裂了法国社会,分割了家族,将国家分成敌对的两个阵营”。
  他还说:“今天我想告诉左拉和德雷福斯的家人,法国是如何感激他们的先人。他们的先人以可钦佩的勇气为自由、尊严与正义的价值献身。”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周建卿.《十九世纪末法国的一起大冤案——德莱弗斯案件》:商务印书馆,1962
词条标签:
社会 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