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梦蝶

编辑:开花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7 08:17:40
编辑 锁定
柳梦蝶,《龙虎斗京华》第一女主角,也是梁羽生笔下第一位女主角,
柳剑吟的女儿。
全书是以她的回忆发起,以回到现实为结。
开头的荒山古寺,恐怖阴森,又有豪客和老尼,更透出诡异气氛。读者读到后来,尤其是心如神尼救了柳梦蝶之时,大概也就猜到了书中开头的老尼是谁。
中文名
柳梦蝶
国    籍
中国(清末
民    族
出生地
山东河北两省边界恩县

柳梦蝶人物简介

编辑
出处:梁羽生小说《龙虎斗京华
父亲:柳剑吟
母亲:刘云玉
堂表兄弟:刘宏希
外公:刘展鹏
师父:心如神尼
师叔:丁剑鸣、司空照
师祖:太极丁、晦明神僧
师兄弟:娄无畏、杨振刚、左含英、金华、雷宏、丁晓上官瑾
师嫂:姜凤琼
师姐:慧修
舅舅:刘云英
恋人:左含英
仰慕者:娄无畏
杀父仇人:岳君雄
住所:高鸡泊金鸡村、塞外古寺
暗器:牟尼珠镖、金钱镖
武功:太极拳(绵拳)、七星掌、达摩剑法、提纵术、八步赶蝉

柳梦蝶出场描写

编辑
高鸡泊里有一个小村叫做金鸡村,靠近水泊旁边,村后是一个小山岗,水光山色,风景绝美。这天,正是早春天气,在村前一个广场上,有两男一女在那里练习武技,原来他们都是太极门名拳师柳剑吟的子弟门人,那两个男的是柳老拳师的二弟子杨振刚和三弟子左含英,女的则是柳老拳师的爱女柳梦蝶。这时左含英和柳梦蝶正在广场上角逐游戏,杨振刚则斜倚在场边的小树上,含笑望着[1] 
——《龙虎斗京华》第一回 水泊隐居 一心传绝技 同门义重 千里作调人

柳梦蝶最后描写

编辑
天苍苍,野茫茫,自柳梦蝶“遁入”空门,寄身塞外之后,她的踪迹已隐没于草原荒漠之中。可是江湖上还没有忘记她,时时谈起她的事迹,她的牟尼珠绝技,还似神话一样在江湖上流传。
北京保清派的首领,害死柳剑吟的岳君雄,在八国联军北京之后,也已不知所终,可是据江湖上的传说,他的同党,曾参加暗算柳剑吟夫妇和左含英的人,却一个个死得很是离奇,头一天还好端端的,第二天就以暴毙闻了。这些人也大都已是隐姓埋名,可是死后,他们的来历,终会有人知道。江湖人物,多猜疑是娄无畏、丁晓和柳梦蝶干的事情。虽然江湖之上,没有谁发现柳梦蝶到过中原,但据传有几个岳君雄的党羽,是给暗器打中穴道死的,这手绝技,除了柳梦蝶外,已很少人会了。
。。。。。。。。。。。
再过些时,笔者回途重经大黑河畔的古刹,已不见那老尼姑的影子。只是其后听得武林中人说,陕西有一个隐居的大绅士,虽然年过六旬,却是精神健铄,体魄极佳,不知怎的,有一晚突然被人刺死,连头颅也不翼而飞,后才有人侦知,这人就是当年曾叱咤一时的岳君雄。
笔者听了这段“新闻”,不由得脑海中泛起那老尼姑的影子,似乎看见她仗青钢剑,挟牟尼珠,在瀚海沙漠)扬沙,阴云蔽日之际,穿过漠漠荒原,远寻仇人手刃。正是:
金戈铁马江湖梦,梦觉天涯,明月胡笳,处处天涯处处家。
龙争虎斗卅年事,事渺人遐,遥望京华,万里西风瀚海沙。
——调寄采桑子
——《龙虎斗京华》尾声 月冷京华 卅年一觉江湖梦 秋寒塞外 万里西风瀚海沙

柳梦蝶人物评价

编辑
柳梦蝶:《龙虎斗京华》第一女主角,柳剑吟的爱女,描写得一般,属于阳光型的女孩,对待爱情有自己的看法。基本属于侠女的形象。
——节选自 金古温梁黄 《梁羽生笔下一百单八侠个人魅力指数英雄排座次》
梁氏擅写少年男女之间的情感,尽管<龙>中感情的描写还显得非常的青涩,但也显示了梁氏描写情感的细腻。柳梦蝶在左含英与娄无畏之间的徘徊,答应与拒绝都充满了左右为难。这份少女情怀很像后来<散花女侠>中于承珠夜听潮声中感情选择。只是梁氏手法还不成熟,倒有些像作主持时的情感分析。梁氏的第一位女主角虽然有着情窦初开时的迷茫,却还是十分的英姿飒爽,在所怜与所爱之间做出了果断的选择。此时的梁氏竟然很开放地柳梦蝶与左含英迅速地有了“新的和谐生命”。但心如圆寂前谶语般的偈子似乎在暗示柳梦蝶花样年后背后的命运。也许让左含英迅速地挂掉,让娄无畏只能是柳的兄长,使得柳梦蝶黯然遁入空门,是梁氏赚人眼球的手法。但梁氏武侠上的第一次尝试就选择了这样的悲情,浪漫诗意的悲剧终究是梁羽生最本质。而这种悲情还是有别于后来的悲剧,倒是与后期作品中流露的无奈有几分相似,难道是在喻示自认为是理想主义者的梁氏必然要经历的迷惘?
——节选自 花无语 《梁羽生之江湖外史:<龙虎斗京华><飞凤潜龙>》
传奇的人生往往伴随着传奇的“爱情”,“爱情”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人生的道路,娄无畏、左含英和柳梦蝶师兄妹三人,谱写了一段令人难忘的爱情悲剧,然而谁又想到,这段爱情悲剧的第一主角竟是柳梦蝶起源在于娄无畏和左含英师兄弟同时爱上了师妹柳梦蝶。
柳梦蝶与左含英自小青梅竹马,彼此间内心深处都有着对方,假如没有那一场仇家上门寻仇的巨变,两人应该会顺理成章地成婚。不料家遭变故,柳梦蝶被心如神尼所救并收为徒弟,塞外学艺,一别三载,彼此心中依然有着对方的影子。意想不到的是万里跋涉,寻访并接柳梦蝶的却是大师兄娄无畏,这时的娄无畏所想到的仅仅是帮自已的恩师寻回独生爱女而已。然而千里同行,竟令得娄无畏对柳梦蝶产生了爱意。因为娄无畏此时正处于极度孤独茫然之间,正如他所表达那样:“我惯于孤独,但却害怕孤独。我常常害怕黑夜的到来,宁愿在漫漫长夜里坐待着黎明。我更害怕没有音响与没有色彩的世界,在静寂的深夜,我甚至宁愿听到虎啸猿啼,听到流水呜咽。”怎样坚强的人,都会有他所不为人知软弱的一面,惯于江湖,快意恩仇,其实不能弥补的是内心的那份寂寞,尤其是对事业的狂热渐处于迷茫而热情不再时,这份寂寞感会越来越强。那个时刻的娄无畏无疑是人生中最为孤独寂寞的时刻,他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而柳梦蝶的单纯天真,对世事仍然是一知半解之际,无疑既是娄无畏最好的倾听者,更于娄无畏而言是荡涤迷茫孤独心灵的一股清泉,无意间他发现自己爱上了柳梦蝶,渴望从她身上得到安慰,甚至是寻求一种情感上的依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早已出师,并不知道柳梦蝶与左含英早已彼此间隐隐约约有着爱意。
柳梦蝶心中,正是大师兄的出现,使她一家免遭毒手,同时娄无畏又千里跋涉,走遍塞外草原寻访于她,引她回家,这份情意让她永远铭感于心;同时于娄无畏的倾诉间发现了他潜藏于内心的却无从表露的一个“郁结”,使她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怜悯”之意,愿意尽最大的可能“安慰”他、“照顾他”。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又明白这不是“爱”,这种情感让她甚至感到“恐惧”,但是她又不知如何更好地面对进而作出明智的处理。要知道此前她都是在父母或是师傅的翼护之下无忧无虑地成长,很多事都是处于一知半解中,更何况她不忍再对娄无畏有半点伤害,所以此时此刻想让她作出明智的处理方法无疑是有点苛求了。在很长的时间,柳梦蝶的内心一直处于犹豫徨彷之间:
她有意对大师兄“体贴”,但自己又后悔这种“体贴”,她恐怕会引起大师兄的“误解”,她更害怕大师兄的情感,又一次的像狂潮疾风似的卷来。
甚至会想到了:“大师兄已经是中年人了,他不比自己,再过十年八年,大师兄已经四十开外,到那时如果自己不嫁给他,他会更其失望,也会很难再找到其他女孩子。”虽然是很单纯甚至带着很强孩子气的想法,但是颇符合她那时的心境。
左含英乍见柳梦蝶,苦苦相思的爱人出现在眼前,那份喜悦是无法言说的,然而眼前的柳梦蝶却不是从前天真单纯的柳梦蝶,而是心事重重,双眉深锁,似郁似怨。他无法明白柳梦蝶内心的愁绪,毕竟都是年轻,少历沧桑,因此当他听到娄无畏向柳梦蝶表露爱意时,甚至没有问明柳梦蝶自已的想法,而是带着悲痛匆匆离去。
三个人都是太含蓄了,也造成了彼此间的痛苦,这份痛苦折磨着每一个人,更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终于娄无畏明白了柳梦蝶所爱,他毅然地摆脱了情感的困扰,更由此产生了后悔。而柳梦蝶在历经痛苦的徨彷,也终于随着左含英的不辞而别明白了自己真正所爱,作出了抉择,回到左含英的身边。一切困扰都在慢慢解开间,这未始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然而更大的悲剧出现了,在柳梦蝶与左含英重新走到一起,无论从情感上,还是身心上全面交汇之际,却遭受了仇家的暗杀,左含英身死,这于柳梦蝶无疑是最大的打击,如果不是尚存一颗复仇的心理,此时的她几是痛不欲生,后来她虽然选择了遁入空门,继承了心如神尼的衣钵,但是左含英永远留在她的心理,每每独自看着左含英的画像,回想过去的往事。而这一切也令娄无畏心灵间产生了深深的内疚,也彻底埋葬了他的爱情世界,此后的一生他终生未娶,只不知他与柳梦蝶是否此后还再度见面?
一段爱情故事终以悲剧而告终,然三个人走过的这段爱情历程及各人心里的那份犹豫迷惑使人久久无法怀。
——节选自 天山游龙 《前尘回首不胜情,龙争虎斗京华暮》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